三色堇

岁月漫长,要心地善良

老祖宗

Jeanerfun-花:

蔡澜:



我们吃的所谓大西洋三文鱼,野生的极少,多数在北欧和南美饲养。
养殖三文鱼的缺点我已再三提出,但还有很多不怕死的香港人,围着那条旋转带,一碟碟取下来生吃。
服了,服了。这和吃寿司的精神完全相反,日本人的刺身只有深海鱼能吃,游进淡水河产卵的三文不包括在内。正宗的,在店内是绝对看不到三文鱼的。
生鱼片一向卖得贵,我们当学生的日子很难得才吃一次,当今以贱价出售的,分分钟吃出一肚子虫来。
这还不算,美国将通过法律,允许三文鱼的基因改造,在短时间内让鱼长大,养殖期比旧的缩短一半。
不会有问题的,人家都那么说?养的味道已经比野生逊色,这种次货还要再减

© 三色堇 | Powered by LOFTER